■本報記者 鄭紅 王志彥
  這是怎樣的一個人吶?每每的告別,天都為之動容。
  龍華悼念,486天前,上海大雨如註。
  追思報告,就在昨天,申城陰雨綿綿。
  湯奕飛說,父親最喜歡的離開方式,是在母親身邊睡去。這個心愿,父親實現了,就在494天前,那個凌晨。
  這個人,就是剛剛被中宣部授予“時代楷模”榮譽稱號的湯慶福。生前曾任上海市外經貿委(市外資委)副主任、上海口岸辦副主任、上海進出口商會會長。2013年6月20日,因過度勞累突發心臟病逝世,終年66歲。
  難以想像,數百普通民眾,有的素昧平生,會在那一日自發涌向殯儀館,抹著淚,鞠一躬,道個別,甚至拉住記者說“好好寫寫這個人啊”。
  難以想像,聆聽先進事跡,不聞高調贊歌,但敘平凡往事,80分鐘從頭至尾,聽者靜寂無語,說者強忍哽咽,斯人已逝一年餘,仍有人淚水止不住滑落,摘鏡輕拭雙眼。
  這是怎樣的一個人吶?人們爭說:一個忠魂,一位好官。
  幹事“吃虧”不足惜,天道自在
  湯慶福“吃虧”了。有人這樣說。
  湯慶福家住一套與其職位不“搭”的老式三居室。客廳沒空調,牆角早斑駁,每隔幾分鐘,附近地鐵呼嘯而過。局級幹部,住房怎不改善下?有人不解。
  湯慶福在外經貿系統工作30餘年,掌控讓人羡慕的“肥缺”,“油水”卻從未流入自家田。一些“舉手之勞”事,老湯都不屑為之。有人感慨。
  湯慶福是上海外經貿系統的“思想家”,親身參與和設計了多項外貿改革,堪稱上海外貿的脊梁。論資歷,論業績,論水平,老湯怎會到退休還是個“副局”?有人不平。
  老湯真吃虧了嗎?湯慶福說,“我當官,就是想做點事,在有限的生命里做些實實在在的事。”
  33年前,在寫給妻子、當時還是戀人的胡小鳳的信中,老湯想“做事”的急迫就力透紙背——“十年動亂,奪去了我的青春。再過五年,我就要進入四十之年。這五年時間,我把它看作是‘青春的殘餘’,對我實在太寶貴了……”
  想做事,所以對名位可以不等不要; 想做事,所以身居陋室還能心憂天下。
  想做事的老湯可以欣慰。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上海外貿出口下跌。急難時刻,老湯提出了“重點外貿企業工作法”,這套行之有效的辦法一直沿用至今。
  想做事的老湯可以欣慰。1999年,上海工業還是以重加工、勞動密集型為主,但是,老湯已意識到發展先進製造業對上海發展的戰略意義。這一年,他和同事們積極籌劃、四處奔走,上海國際工業博覽會應運而生。如今,已經升格為中國國際工業博覽會,堪與全球頂級的漢諾威工博會相媲美。
  湯慶福退休那年,全國外經貿系統為他響起三次掌聲:一次是他告別華交會時,所有參會代表團向這位華交會的發起者鼓起“感謝的掌聲”;一次是首屆服務貿易大會上,會場對這位老外貿報以“惜別的掌聲”;一次是在商務部召開的會上,當老湯為企業據理力爭時,全場為這位敢講真話的老人響起“致敬的掌聲”。
  忠於事業,忠於人民,不計名利,為黨分憂,這就是湯慶福的做事邏輯。
  天道自在。就在湯慶福去世當天,全國部分外貿商協會交流會在滬召開,上海進出口商會副會長丁士英在會上,含淚代讀老湯前一天精心改定的發言稿,參會者泣不成聲。這是為忠魂灑下的熱淚。
  為官江湖一聲笑,乾凈清白
  湯慶福有點“傻”。一些熟知老湯的戰友這麼說。
  湯慶福早年在部隊,在密切聯繫的戰友圈中,他後來官位最高。可是,每次聚會結束,戰友們想“蹭”湯慶福的公車,卻回回見他“公交來公交回”。
  2008年,已從市外經貿委副主任一職退休而轉任上海進出口商會會長的湯慶福,平生第一次動用“公”權,謀了“私”:這一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他主動給自己減了一級工資。
  在湯慶福一生中,這些異於常人的傻事,不少。當社會上流傳“做官不發財,請我也不來”時,老湯卻始終恪守“公權為公,絕不姓私”的信念。
  其實,在朋友眼中,湯慶福很海派,用上海話說“是模子”。相托之事,只要不涉及公權,不觸碰底線,他都欣然允諾。
  老湯心中有一桿秤,那就是權力邊界、為官底線。江湖一聲笑,他相信,做乾凈事,吃乾凈飯,才是自己為官最大的平安,才是對家人幸福最忠的守護。
  妻子50歲時,單位效益差,被“一刀切”提前退休。她為人幹練,愛忙活,不甘賦閑。湯慶福竟“醜話說在前頭”,找工作,“不能在我任職的系統內找”。
  話說得絕,事卻做得溫暖。悄悄逛書店,老湯買回了一堆財務專業輔導書,回家細細斟酌,為妻子定下讀書計劃,他相信妻子“只要投入,一定成功”。果然,按照丈夫的學習計劃,妻子胡小鳳刻苦自學,一舉考出助理會計師,最終在一家跟外經貿“八桿子打不著”的民營企業里謀到了職。
  兒子湯奕飛的成長,也從不“拼爹”。2007年湯奕飛大學畢業,先在一家會計師事務所上班,後辭職另尋工作,豈料遇上金融危機,投出去的簡歷石沉大海。湯慶福若托請一下系統內企業,易如反掌。但老湯從未作此念想。兒子“待業”一年半後,方找到現在所在的外企崗位,憑的全是自己的真功夫。
  公權在握,不為家人謀分毫私利。看似“不近人情”的湯慶福,真正擁有人生的大智慧。他曾說,兒子靠我固然可以走些捷徑,但對孩子成長沒有好處。湯奕飛回憶父親留給他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人無志氣站不直,人無責任長不大,人無目標心不亮,人無意志事不成”。
  就在昨天事跡報告會上,湯奕飛再次回味起父親生前的教導,這位堅強的80後幾次拭淚。這一刻,在小湯內心深處,或許真正讀懂了父親的大愛。
  質本潔來還潔去。這就是湯慶福,一位中國好幹部的本色和情懷。
  做人眷戀應猶在,大愛無疆
  老湯該是多麼眷戀生命啊!因為世間有太多他愛的:事業、親人、戰友。
  “假如我能活到70歲就好了。”這是湯慶福對妻妹說的。
  “我很想帶你們出國去旅游。”這是湯慶福對妻兒說的。
  “這事我還是很想做一做的。”這是湯慶福對同事說的。 下轉◆5版(上接第1版)即便去世前一年查出大面積心肌壞死,連“搭橋”的基本條件也不具備,親朋同事眼中的老湯,依然有說有笑,渾身是勁。
  與老湯有著幾十年交情的朋友告訴我們:“老湯,我和他多少年朋友了,他是很有情趣一個人。”
  真實的老湯,對生活充滿熱愛。每周末,只要有空,一家三口總會逛逛兜兜,做做運動,其樂融融。即便是生命最後一周,他還會在家中跑步機上,以漂亮的跑姿慢慢鍛煉。
  也只有一個心中滿溢愛的人,才會有那麼高的工作熱情。就在生命終止前一天,他還在為次日的全國部分外貿商協會交流會,精心修改講稿,力求完美。
  對於生命,老湯更是充滿敬畏與珍愛。知道自己有心腦血管疾病,他經常買相關醫學書籍來看,在與醫生交流時能用專業術語對話。實際上,像他這樣心肌損壞如此嚴重的人,根本不能工作,最好就是卧床。
  熱愛生活的老湯怎能不知?只是,工作與生活,大愛與小愛,不能時時兼顧。就在去世前一天下午,老湯是覺得有點累,但因為還想對自己次日的發言稿再潤潤色,休息於是只能放一放。丁士英記得,夜色已晚,老湯把最後改定的發言稿交到她手中,叮囑“這材料很重要,要好好保管”。因為還要為會議做些準備,她沒有像往常一樣送老湯上車,“留給我的,是一個勤勉的背影”,不想,卻成永別。
  假如能夠“再迴首”,說什麼丁士英都會勸老湯歇一歇;假如能夠“再迴首”,丁士英肯定還會在春節時,收到老湯親自製作的賀卡。世間沒有假如,“所以才更心痛”。
  大愛無疆。昨晨的雨,分明就是淚,是為忠魂而舞!
  (原標題:淚飛且為忠魂舞)
創作者介紹

亞洲職棒大賽

dr16drgk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