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黃建: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國企、央企不是私產,承載著公眾的利益與訴求,花多少錢、怎麼花絕不是企業自己的事。合理控薪,勒住職務消費這匹脫韁的野馬,可以說啃到了國企改革最硬的一塊骨頭。總的導向,當“各盡所能、按勞分配”,與創業貢獻相匹配,與競爭風險相契合,與選任方式相適應。
  @農業博士:有這樣一種社會現象,農村種田的基本是五六十歲的人,年輕人一畢業就參加工作或外出打工,基本不會留在農村種地。而城市勞動力市場的工人,主要是60、70年代的農村人組成,目前正在從事體力勞動的這一代人漸漸老去,而現在的年輕人又不願意從事重體力勞動。未來,誰來耕種?城市的勞動力又從哪裡來?
  @加拿大Ivey教授Frank:任何軟件在中國賣得都不好。每張光盤的製造成本是9分錢,高檔軟件的包裝成本不過5元錢,但軟件的大頭往往在於研發。Windows98賣了近8年,賺的錢已經足夠再研發40個Win98了,但是這是外國,盜版可是重罪。如果比爾蓋茨生在中國,說不定還在中關村當裝機工。
  @林萍在日本:在日本明星吸毒的話,很可能要坐牢,而不僅是拘留幾天,出來後幾乎無法獲得公眾原諒。一個人犯了罪,前途基本也就毀了,記錄會跟隨他一生,大企業不收,銀行不給貸款。但只要遵紀守法,幾乎什麼都可以做。好人有發展個性特長的可能,壞人作惡成本大。遵守法律有最大的自由,這是我喜歡日本最大的原因。
  欄目主持:王小異  (原標題:微言大義)
創作者介紹

亞洲職棒大賽

dr16drgk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